首頁 > 媒體吉農 > 正文

李玉:我懷揣著一個食用菌産業強國的夢想

2020-08-09    责任编辑:胡鑫 点击:[]


7月11日,光明日报头版以《李玉:我懷揣著一個食用菌産業強國的夢想》为题,对中国工程院院士、我校教授李玉进行了采访报道。


李玉院士在黑木耳基地查看生産情況。吉林農業大學供圖


  【光明訪名家·聚焦給總書記寫信的25位科技工作者】


  “總書記的回信既充分肯定了全國科技工作者所做出的成績,也提出了殷切希望,爲我們指明了奮鬥的方向,我要切實履行好新時代賦予科技工作者的新使命。”作爲25位科技工作者代表之一,中國工程院院士、吉林農業大學教授李玉說,習近平總書記的回信是他在“全國科技工作者日”收到的最好禮物,更是他科研路上最好的指引和激勵。

  說起自己的研究領域,李玉話語中透著熱愛和自豪:“我與蘑菇打了40年的交道,一直致力于食用菌科學與工程産業化研究,見證了改革開放40多年來我國食用菌産業的發展曆程。今天,這個産業已成爲繼糧、油、果、蔬後的第五大農業種植業,我國也發展爲當之無愧的食用菌生産大國和消費大國,這背後無疑是科技創新的力量。”

  从1978年考取吉林农业大学微生物专业硕士研究生开始,李玉就毅然走上了菌物研究的拓荒与创新之路。他创立了菌物学、菌类作物二级学科,建立了我国首个应用生物科学(菌物方向)本科专业。2019年,李玉又推动菌物科学与工程专业正式列入国家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成为我国首个菌物类本科专业;构建起全国唯一从专科、本科至硕士、博士、博士后较为完整的多层次菌物人才培养体系;建成了保藏量位居国际前列的菌物标本馆和种质资源库,为我国生命科學研究、生物学教学以及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了不可或缺的基础材料和科学依据;他搜集的黏菌种数超过世界已知黏菌数的2/3,是世界上第一个为黏菌新种定名的中国人,也是我国第一个对黏菌属、科、目级进行系统分类的学者,开创了我国黏菌分子学研究的新领域。

  在科研路上披荊斬棘的李玉也遇到過令人尴尬的問題。“曾經就有人問我,‘你們老研究這些菌有什麽用?誰關心多一種少一種?就不能研究點讓老百姓掙錢的事兒嗎?’”李玉說,作爲一名科學家,他聽到這樣的話,心裏五味雜陳,但這樣的質疑也激發了他的家國情懷,推動他將科學技術面向國民經濟主戰場的腳步。

  于是,李玉變得更忙了。他不分晝夜搞科研、定期外出采標本、在出差的路上編撰學術著作;用30年的時間助推吉林蛟河成了木耳産業重鎮;帶領團隊培育的新品種玉木耳,成爲吉林洮南好田村穩固脫貧的幸福産業;幫助吉林汪清籌辦了中國汪清第一屆黑木耳節,協助汪清申請到黑木耳專項基金……

  李玉用實際行動告誡自己的團隊,既要進得了實驗室,也要下得了試驗田,要把論文真正寫在祖國大地上和人民群衆的生活實踐中。

  2017年,由科技部牽線,李玉團隊遠赴千裏,在陝西省商洛市柞水縣開啓了科技扶貧行動。3年間,團隊爲柞水選育的5個黑木耳移栽品種都實現了大面積推廣。柞水木耳已被認定爲國家地理標志證明商標和農産品地理標志産品。2019年,柞水縣依靠木耳産業實現了脫貧摘帽。

  2020年4月20日,習近平總書記前往柞水縣小嶺鎮金米村培訓中心考察,點贊柞水木耳“小木耳,大産業”。這正是李玉團隊對口科技幫扶的成果。

  這樣的科技幫扶不僅僅在柞水。李玉團隊已與全國40余個縣簽訂扶貧合作協議,在全國建立了31個食用菌技術推廣基地,帶動上萬農戶依靠種植食用菌脫貧。如今,年過七旬的李玉依然率隊在一線,每年有260多天在河北阜平、安徽金寨、貴州銅仁等深度貧困縣助力脫貧攻堅。

  然而,即使取得了這樣的成就,李玉依然沒有停止前行的腳步,總書記的回信令他更加振奮。李玉說:“總書記在信中提到希望全國科技工作者‘著力攻克關鍵核心技術’,這句話說出了我們科技工作者肩負的責任使命。作爲我國食用菌領域裏唯一的中國工程院院士,這責任使命就是我要繼續實現的夢想。”

  李玉解釋說,盡管40多年來,我國食用菌的栽培方式從木段發展到代料,發展到了工廠化、智能化階段;種植品種也從群衆熟悉的平菇、香菇、木耳等大宗品種,發展到桑黃、靈芝、羊肚菌等珍稀品種。可是,他心裏始終揣著個夢想,就是讓祖國發展爲食用菌産業強國,讓老百姓吃上更健康、更放心的好蘑菇。

  對這個夢想,李玉滿懷信心,“科技報國,奮鬥有我。新時代,中國的科技事業必將迎來大發展的春天!我將和全國科技工作者一起肩負起曆史賦予的重任,抓住世界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産業變革帶來的機遇,努力把科技成果應用到農業現代化建設、脫貧攻堅和民族複興的偉大實踐中!”



上一條:"小木耳"如何做成"大産業"——專訪中國工程院院士李玉              下一条:专访吉林农业大学招生就業工作处处长于运国    【關閉】